产学研与科技创新

Industry-university-research and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

江苏省设计大师 南京大学教授 国际绿色建筑联盟技术委员会专家 丁沃沃

发布时间:

2024-04-26 17:08

【编者按】

“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,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”,这是中国向国际社会作出的庄严承诺。国际绿建联盟围绕城乡建设绿色低碳发展主题,广邀专家开展访谈,为城乡建设高质量发展提供决策参考。

丁沃沃

江苏省设计大师

南京大学教授

国际绿色建筑联盟技术委员会专家

丁沃沃教授主要从事建筑设计、城市设计、建筑方法论和城市形态学研究。先后获住建部科技进步奖、国家教学改革奖、宝钢优秀教师奖和中国建筑教育奖等,获得国家与省部级优秀设计奖和建筑创作奖60余项,主持国家自然基金重点项目、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和国际合作项目等20多项,出版专著、编著15 部,发表国际国内学术论文150 余篇。

您一直从事城市设计研究和实践,曾建议推动建设“紧凑型”城市,在保障居民生活幸福感同时,充分发掘建筑场地利用率,这与部分城市大力发展卫星城的做法并不一致,请谈谈您的看法?

 

我国“绿色建筑”内涵经历了从“建筑节能”到“绿色环保”再到“低碳减排”的发展历程。建筑借助设备设施实现主动式节能,随着新材料的运用、生产技术的提高、产业链的延伸,设备性能越来越好。但从全寿命周期看,片面追求高性能设备设施,并不一定与更节能、更绿色划等号。

绿色建筑需要关注生产、运输、设计、建造、运维等各环节,追求“Reduce、Reuse、Recycle”的“3R原则”,减少不必要的营建,通过建筑再利用、资源再循环等方式,在降低消耗的同时实现建筑文化的保护与弘扬。从这一角度出发,中国传统建筑在再利用层面相较于西方建筑更具优势。

面对资源的不断消耗,我们开始探索如何对已经开发的资源进行循环利用,追求材料、价值不断循环的理想状态,实现真正的可持续发展。在这样一个“大绿色”的背景下来看城市尺度问题,我们可以发现,紧凑型的城市形态能够尽量减少“material floating”,从而减少能源资源的消耗。

相对而言,国际上城市化进程发展较早,关于城市形态的探索与经验值得我们借鉴思考。国外相关组织曾选取美国、欧洲及亚洲相关城市,进行常年的跟踪与评测,将所有能耗数据转换为单一指标进行对比。研究后发现,城市密度越大,总体耗能越低,碳排放总量越小。例如,休斯顿和巴塞罗那的纬度位置、人口数量、经济程度、生活水平等指标均相差无几,但休斯顿的城市排放总量是巴塞罗那的整整10倍,与二者城市密度一致。

“卫星城”概念最早由西方提出,本意是在大城市外围建立既有就业岗位,又有较完善的住宅和公共设施的城镇,旨在控制大城市的过度扩展,疏散过分集中的人口和工业。但现实中的发展却不尽如人意,因为产业发展不均衡,与大城市缺少互动等原因,大部分卫星城沦为“睡城”。二战结束后,由于阿姆斯特丹人口的迅速增长,阿尔梅勒市被规划出来以满足相关需求,但一直未能作为一个独立城市健康发展。库哈斯为阿尔梅勒重新进行了城市规划,将自然环境融入居民生活,发掘独特的资源与产业,激活城市创新力,现在的阿尔梅勒新城,已经在反向为阿姆斯特丹提供休闲场所。

目光转向国内,经历30多年快速城市化进程,我国城市发展在数量和尺度上都有所扩张,并出现“城市群”概念。这和“卫星城”是不一样的,“城市群”中的每个个体完整独立,就好像苏州和吴江,并不能说某个小城市就是大城市的附庸。从这个角度而言,我国的城市规划发展模式走出了一条自己的道路。

 

您参与多个乡村建设项目,研发建筑固废利用并在宿城区蔡集镇牛角淹进行了实践。在您看来,建筑业的乡村振兴工作,应如何与各地特有的建筑文化与建筑空间形态有机结合,推动乡村建设的绿色低碳发展?

 

江苏省的乡村振兴工作走在全国前列,截至目前,仅在住建领域,我们就已经开展了多轮工作。乡村振兴的本质是三农问题,振兴乡村的主要矛盾是振兴农业,转型生产模式,创新工作岗位,促使能够注入农业科技的技术人员反哺乡村。农房建设是乡村振兴中的一项重要内容,我很荣幸,有机会为乡村振兴工作贡献自己的力量。在我看来,乡村振兴中的农房建设应当规避我们在城市建设中已经走过的弯路,首先要关注生态、环保,以及可持续的建设,如何在振兴乡村的同时保留乡愁,也值得大家关注。

我在宿迁调研的时候,发现当地行业主管部门存在困扰:农房拆建的过程中,形成了大量的建筑垃圾,填埋的处理方式中污染了河流与农田。城市环境中,建筑垃圾往往被运往专业的垃圾处理厂,经过加工后用于道路等城市建设,但乡村自建农房的材料强度往往达不到相关标准,如果找不到再利用渠道,将会造成新的污染源,也带来资源浪费。

我从江北新区一个企业尝试将固废转换成3D打印混凝土建材的做法中获得灵感,利用夯土技术,将废砖转化为新型建材。通过利用废弃碎砖、加入砂石及少量混凝土形成基本建材,并且加入少量不同色彩的矿物质,使其产生不同的色感满足了艺术表现需求。这种新型的建材被用于农房配套的公共服务设施。

第一个试点在乔庄,原有场地上有一个休憩凉亭,村民们经常在其间休息、聊天、晒太阳。于是我们结合具体使用情况,增加了一些配套建筑,包括一个公厕与一个读书空间,中间留了一块较大的空地,可以给村民们跳广场舞。这个项目证实了废砖可以转换成建材,但是依然有许多问题需要探索解决。

在宿迁市牛角淹村庄项目实践中,这种转化材料进一步发挥出优势。在实践过程中,对存在的不足进行了完善,问题基本上得到了解决,建筑上部材料变得更加轻薄,逐步实现了装配化施工,整个生产流程更加工业化、标准化。施工单位积极配合,经过不断磨合,在达到科学标准的同时尽可能降低了施工成本。

一座农房经过合理拆除,大概三分之一的砖可用于铺地、砌围墙、做装饰花砖等;三分之一可以用作农村2-3层房屋的基础;剩余的大部分为碎砖,可以通过我们的夯制技术夯实为墙体。目前我们在研究一套专门用于夯制集成建筑的构造节点,以期未来能够大量生产并投入使用,当然,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建筑材料重复利用的理念,应该贯穿拆除-回收-再利用的全过程,传达给设计师、绘图员、施工人员等全体参与者,只有这样,才能真正解决建筑废料的处理问题,做好建筑材料的重复利用,长远看,乡村废弃材料的循环利用可以节省更多的人力物力,也保存和延续了村庄独有的建筑文化,寄托了村民的乡愁。

过去三年里,我们通过研究和项目实践,证明拆除的建筑材料可以有效重复利用,也获得了项目甲方和业内多方的肯定。目前建筑材料的回收再利用还有较大的发展空间,比如,目前建设成本偏高,一方面是由于人工费用较贵,另一方面是工期、质量不稳定导致的成本增加。未来要尽可能减少材料生产过程中的不稳定因素,确保工期与质量,应用人工智能等新技术,实现规模化、产业化、标准化的生产、运输与建造。

人与自然的关系一直是建筑学研究不断探索的核心命题。以往的科学研究,教会了我们如何探索自然,为我们提供了向自然索取的能力和方法。当代科学研究已经发现了一味向自然索取的代价,提出的“绿色”和“可持续”的概念则为各行各业提供了新的标准与导向。对于建筑学来说,新的命题是如何与自然共生。如在建筑材料方面,将所有取之于自然的材料,通过科学处理实现循环利用,这便是最大的绿色可持续。

 

您既是一位高校老师,又是一位建筑师,请问您是怎么看待建筑的个性表达和它的空间环境之间的关系?

 

我认为,真正能把建筑做好做优的往往是长期奋战在一线的设计师们,他们全力以赴,将自己大部分的精力时间投入到设计中,才能把建筑做好。我作为一个高校老师,主要工作是为行业人才培养人才,同时还要承担学科建设以及相关的研究工作。做建筑设计也是建筑学教师的重要工作之一,不会做,如何教?但相比教师主业,尽管很有欲望,真正留给我去做建筑的时间与精力就十分有限。所以我常常说,我是一个“票友级”的建筑师。在做设计的过程中,我便倾向于在城市设计中选择一个相对能够掌控的项目,通过这些实践项目,保持对于目前行业内的材料、技术构造、施工方法等的学习和了解。从设计到施工都希望能够把控住质量,对我来说,规模不重要,有机会实践与探索并带动思考就达到了目的。

其实,在需要展现城市特色的空间环境里,表达建筑个性的项目也很多,不久前我做过的一个泰州项目,就在完成保护目的的同时采用了凸显形体的造型手法,展现了的城市个性。我认为,不论是低调也好、张扬也罢,关键在于建筑师能否真正把控好。当然,当甲方的预算较为紧张时,我会更倾向于删减自己初创构想,尽可能的满足建设方的功能和预算需求,以最终符合使用者需求为宗旨,所以您刚刚提到的“低调”,其实也是市场化选择的一个结果。

 

 



南京绿建将秉承着以技术完善,质量为本,以创新赢得优势的理念,积极响应国家双碳政策,助力绿色能源建筑的建设,力争成为BIPV行业的领军者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李先生

电话:13564139588 

邮箱:yaocheng.li@jz.solargiga.com

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建邺区亚鹏路88号银滩文创园1幢

 

COPYRIGHT © 2023 南京绿建光电有限公司 版权所有 SEO标签

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 南京